主页 > 全媒体形式 >日本再起的光与影 >

日本再起的光与影


2020-07-14


日本再起的光与影

七年来,日相安倍晋三演活了一齣失败者绝地反攻的大戏。
向全世界大声宣示:我回来了,日本将再起。
安倍路线对台湾与亚洲,将会带来怎样的机会与威胁?

日本为何要当「被亚洲需要的国家」 ?
身为老化最严重、深受核灾重创的国度,
日本如何从自身的难题中找机会,成为「人类新生活实验场」 ?
《天下》採访团队现场直击日本内阁府、自民党总部,
横跨九州到本州,深入探索世界第三大经济体再生的关键。

八月,正值猛暑,日本酷热异常。踏入日本政治中枢,东京都千代田区「永田町」。一丁目里的自民党本部,是一栋毫不起眼的八层楼土黄色建筑。「自由民主党」门牌低调地嵌在入口的石矮墙上,内部却洋溢着高昂胜利的气氛。

五十九岁的日本首相、自民党总裁安倍晋三的肖像海报,如大明星般贴满一楼大厅,嘴角左边上扬,注视着前方。四楼左侧自民党总裁会议室里,墙上挂着历届首相的黑白照片。其中,安倍晋三的照片有两张。第一张照片的安倍,○六年坐上日本首相大位。当时他不仅光宗耀祖,承继外祖父岸信介、外叔公佐藤荣作担任日本首相的传统。而且,他才五十二岁,是二战后最年轻的首相,风光不可一世。

但不到一年,安倍领导的自民党在参议院选举中惨败。这是从一九五五年自民党创党以来,首度失去参议院的第一大党的的位置,他成了历史的罪人。

「落跑首相」如何从谷底翻身?

安倍从年轻时就罹患的溃疡型大肠炎,再度发病,日益严重,一天要上二、三十次厕所。身体持续恶化,首相位子是坐不住了。他的辞职,给人世家子弟禁不起挫折之感。日本文艺评论家小川荣太郎说,「安倍是一个见过地狱的男人。」

小川荣太郎写书描述,○七年自民党在参议院选战中惨败后,安倍晋三夜不成眠,食不下嚥,健康状况日渐恶化。宣布辞去首相后,开始住院,妻子昭惠也在媒体围观下,羞辱地搬出首相官邸。在先生面前和官邸里,昭惠不能掉泪,只能在往返医院和官邸之间的车上,暗自哭泣。

就连搭机,都有人用安倍可以听到的音量说:「空姐,坐在那里的是安倍吧?我不想跟他同一排,请帮我换位子。」言谈中的鄙视像一把刀,刺进安倍心底。从此,安倍的人生似乎就停在日本前首相的定格里。一○年,安倍曾率领国会议员来台,庆祝台北松山与东京羽田机场的首度直航。当时《天下》记者观察,在台北国宾饭店举行的盛大酒会中,人声喧哗热络,安倍却十分安静。

「曾经失败的人,日本社会通常不会再给机会,安倍能站起来,是一个奇蹟,」长期负责日本政界关係的前亚东关係协会会长彭荣次说。第二张照片的安倍,时隔六年。二○一二年,谁都没想到落难公子安倍能捲土重来,再次当上首相。他重掌国会参众两院多数,并信心满满向国际宣示︰「我回来了,日本回来了。」

他以大胆无畏的举措,推出安倍经济学三支箭:宽鬆货币、刺激财政、促进民间投资的成长战略。安倍前后两次担任首相,表现有如天壤之别。日本最大广告公司,电通大中华区执行长菅波刚指出︰第一次当选的安倍,走不出前任首相小泉纯一郎个人魅力的强大身影,又处处受限自民党各派系大老的指指点点,进退维谷,但他下台后深刻反省。日本媒体观察,安倍沉潜学习,不论是对国家问题的掌握或是组阁用人的判断,都幡然改悟。

那段落荒而逃的不堪、处于人生低谷的岁月,更让他不断地思考,日本未来究竟该何去何从?今年,安倍在日本国会的第一次演说中提出,「我国最大的危机,就是日本人丧失了自信。的确,日本经济非常严峻,非一朝一夕能够解决。但若是丧失了『靠自己力量解决』的气概,无论个人或国家,都不能开拓光明的未来。」

过去不懂经济的安倍,从三一一地震后,就在自民党成立「日本再生联盟」,定期请国际或日本经济学家为成员上课,思考日本经济问题。当选后,他以「内阁官房参与」的名义,聘用了一群忠言直谏的顾问团。包括耶鲁大学名誉教授浜田宏一、京都大学研究所教授藤井聪。相较于第一次执政时的「好友内阁」,安倍这次组阁的人事布局显得老练许多。

扩大用人圈 经济连三季成长

曾经派驻台湾三年,《朝日新闻》国际编集部次长野嶋刚指出,「其实过去的安倍和马英九很像,马英九爱中华民国,安倍也深爱日本国,但两人用人的问题都是习惯用好友圈。」《日经》杂誌报导,第一次执政时,安倍聘用一群亲近的议员作为首相辅佐官。但议员间相互争权,结果指挥多头马车,管理失效。

除此之外,首相、内阁、省厅(部会)之间沟通不良,导致施政陷入混乱。深记教训的安倍,这次广纳党政与官僚伙伴。设定施政目标后,对外寻找能解决问题的人才。例如,原亚洲开发银行总裁黑田东彦,与安倍并无渊源,只因黑田精通国际金融并支持宽鬆货币,被引介担任日本央行总裁,成为操盘第一支箭「宽鬆货币、打击通缩」的旗手。

为了避免第一次和官僚体系对峙的僵局,安倍重用多名官僚体系出身的人,以加强向心力。自民党内人事布局也讲求平衡。干事长石破茂,其实是安倍党内最强劲的竞争对手。两人在去年底争夺自民党总裁一职,石破茂的民间支持率比安倍还高,却输在第二轮国会议员投票。

安倍胜选后,邀请石破茂担任干事长,顺势收纳自民党内不平之声,成为稳定政权的党部力量。安倍经济学不仅引起国际注目,也获得人民支持。野嶋刚表示,「安倍经济学给了国民情绪上的安慰,大家都知道还没有发生实质的改变,但愿意给他机会。」过去二十年,日本深受通货紧缩之苦,让民众对未来不敢抱有期望。「没有一个国家能在通货紧缩中生存。这在过去,就是要发动战争才能解决的困境,」一位日本众议员表示。

「什幺是通货紧缩?就是物品价格,明天会比今天更便宜。在日本买房变成一个风险,房子只会跌价,不会涨价,」野嶋刚说。但安倍上任后,日本经济成长率已经连续三季正成长。去年第四季至今年第二季,分别为一.○%、三.八%、二.六%。

成长背后的实与虚

虽然市场派投资人对第二季数字并不满意,但已经优于台湾前两季的负二.五%与二.三%;也优于同为已开发国家的美国、欧盟、德、法等国。英国《金融时报》表示,「对于失落二十年的日本来说,这个数据是一个明确的祝福(a straightforward blessing)。它是连续三季的成长,并且是过去二十年平均经济成长率的三倍。」

日圆贬值后,日本出口增加,人民开始消费,而且观光客也大增。上半年的台湾游客就增加五○%,高达一一○万人,平均每二十个台湾人,就有一人赴日观光。走在日本大城市街头,总是听见熟悉的国语;暑假期间,东京迪士尼乐园挤着台湾家长与儿童的身影;甚至在银座高级旅馆,吃早餐的隔桌就是台湾明星王彩桦、小祯及谈话性节目上的明星大嫂团。

但经济数字中最虚弱的肌肉,是企业投资的资本支出,第二季不增反降○.一%。即使企业获利普遍增加,企业仍保留盈余不投资。「安倍经济学的挑战,是如何让企业借钱投资,」日本野村总合研究所主席研究员辜朝明表示,在银行零利率借贷成本之下,日本企业未向银行或资本市场筹资超过十年,这是日本陷入资产负债表衰退(Balance-sheet Recession)的现象之一。

二次执政的安倍,更愿意出手解决日本长期根本的问题,而不是讨好短期民意。以调高消费税为例,明年将从五%调高到八%,外界声音纷杂,担忧安倍将陷入「增税陷阱」。一旦增税,将打击好不容易成长的民间消费。根据实地採访,安倍掌握党团与媒体的支持,及人民的共识。



上一篇:
下一篇:

热门推荐


屏东恆春 小杜包子 百闻不如一嚐
屏东恆春 小杜包子 百闻不如一嚐
来垦丁多次,最近的一次才初嚐小杜包子。早在好几年前,每到垦丁
屏东恆春龟山眺美景万里桐浮潜趣
屏东恆春龟山眺美景万里桐浮潜趣
屏东恆春 龟山眺美景 万里桐浮潜趣 不晒黑好像不叫夏天,屏
屏东戏曲故事馆「戏曲玩戏节」小小学员粉墨登场
屏东戏曲故事馆「戏曲玩戏节」小小学员粉墨登场
屏东戏曲故事馆8月推出戏曲玩戏节,第一届子弟戏培训营20名青
屏东战俘营应赋予当代意涵
屏东战俘营应赋予当代意涵
糖业过去在日本时代曾是南台湾最重要的经济活动,如今走在屏东平
屏东拚绿电、台湾不缺电、亚洲废核电
屏东拚绿电、台湾不缺电、亚洲废核电
为了让国际非核人士见证屏东县再生能源政策的发展愿景及执行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