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全媒体形式 >[陈盈骏专访] 心目中亚洲最佳先发?「台湾队长」道出这五位 >

[陈盈骏专访] 心目中亚洲最佳先发?「台湾队长」道出这五位


2020-06-10


在台湾篮坛换血过程,他,被寄与厚望成为新世代「台湾队长」,摆脱球场剽悍模样,脱下球衣,就是个邻家大男孩,他,是陈盈骏。转身过后,轻轻地打声「嗨」,受访时,仔细看过每道题目苦恼该说什幺比较有趣,面对球迷提问更是想尽「点子」满足好奇,不管什幺时候,陈盈骏都是如此认真看待每件事。场上威风凛凛,场下,陈盈骏有些故事要说…

Q1.身为新世代的中华队队长,你会专注在哪些方面?

我会比较专注在沟通。身为队长,这几年还在学习,我虽然当上队长,但在队上年纪也算小,前面还有很多学长,所以我要做到如何得到他们的信任,愿意一起达成共识,因此在沟通上是我专注的地方。在场上的话以身作则,希望什幺事都要做最好、做第一,在训练的时候会希望能当第一个出来示範的人,第一时间可以当教练跟球员的沟通桥樑。

[陈盈骏专访] 心目中亚洲最佳先发?「台湾队长」道出这五位

Q2.在亚洲篮球当中,你会选谁为最佳先发5人?谁又是你心目中的中华队先发五人?

中锋一定是姚明,哈达迪(Hamed Haddadi),杰哥(林志杰),信安哥(陈信安),控球我希望是我啦,没有没有!控球的话我会选田卧勇太,毕竟他也是唯一打上NBA。中华队五人的话,三哥周俊三,龙哥(郑志龙),信安哥,鼎哥(曾文鼎),Q(Quincy Davis)。

Q3.除了篮球,平常有什幺生活上不可或缺的东西、或是喜欢的电影、游戏?不打球的日常都在干嘛?

信仰,其实信仰给我很大力量,不管是遇到困难、任何事情,我每天都会祷告,我觉得这带给我很大动力往前,特别是在遇到困难的时候,所以信仰真的是不可或缺的角色。

我平常满喜欢看书,看书其实可以让自己放鬆、去思考,不管是人生规划或是有兴趣的领域,其实我平常喜欢了解这些,我会尽量尝试了解不同领域,不管是励志相关的书,或是成功的人他们有什幺生活、思考方式,当然理财、投资的书也会涉略,其实还有很多领域(书)我都慢慢接触中。

[陈盈骏专访] 心目中亚洲最佳先发?「台湾队长」道出这五位

Q4.篮球之路上,追随的对象是谁?

一开始的话是信安哥,因为以前看台湾篮球最喜欢的就是裕隆,他们以前很强一直拿冠军,而信安哥是指标性球员,他又到美国打季前赛,而且差点打上NBA,至少他有到美国去挑战,给我们年轻球员看到学长的成绩,就像铺了路让我们去追随他,所以信安哥是我以前开始打球追寻的目标,一个标竿。

Q5.中华队的队员交换灵魂会选谁,为什幺?要选中华白一个球员当弟弟会选谁?

刘铮,因为刘铮能跑、能跳、能抄截、能灌篮,就是很帅的感觉,因为他打球感觉就是很轻盈,不费体力就能做很帅气的灌篮。大翰(黄泓瀚),因为是自己学弟,我那时候高三他高一,他高一就报到,一直都把他当弟弟看。17年世大运中华白我们也是同一队,我对他期望还满高的,而且今年他也是中华白的队长,私下也有跟他聊过,希望他能够以身作则,在白队就能展现老大哥的样子,他的球商加上个人能力、传导能力、进攻能力,我觉得都还满不错,我们在高中就有革命情感。

Q6.球技好坏在国外生存并非最大障碍,是否曾经因语言沟通、课业要求等问题对美国梦却步,这方面有什幺建议给未来想出外闯蕩的年轻后辈们?

当初语言是我遇到的第一大困难,日常沟通加上面对课堂的专科还要另外了解,所以当然有很无助、难过的时候,但就是要去找到对的方式,主动寻求别人帮助,不管是老师、教练、队友、朋友,主动去找可以解决的方式,而不是被动的自己难过,不知道怎幺解决,还等待别人来帮忙。所以建议不管想要旅外(后辈),语言一定要先打好基础,要有一定能力,像我当初就是什幺都不会,我觉得这样起步会比较晚,也会比较困难,当然出去,第一个一定要有勇气,再来就是能够接受困难,努力的去执行。




上一篇:
下一篇:

热门推荐


大米里加一个番茄太厉害了!看一遍就学会,太香了
大米里加一个番茄太厉害了!看一遍就学会,太香了
然而对于大米的蒸制,最常见的就是往里面加入适量的清水,上锅蒸
大米饭里面加点料,不仅吃不胖,还可控三高
大米饭里面加点料,不仅吃不胖,还可控三高
酒再好,不管饱饭再淡,一顿都少不了对于大部分人国人来说甭管酒
大红花石油 可参与澳洲油田勘探
大红花石油 可参与澳洲油田勘探
大红花石油(HIBISCS,5199,主要板能源)获得可参与
大红袍上身,吉利新年式远景SUV即将登场
大红袍上身,吉利新年式远景SUV即将登场
由于挖角了各国专业设计师,中国吉利近年来所推出的车款可说是相
大约1590年:显微镜的发明
大约1590年:显微镜的发明
每一个主要的科学领域都曾因使用不同款式的显微镜而获得进展。显
大约1961 年1 月:罗伦兹 (Edward Lorenz
大约1961 年1 月:罗伦兹 (Edward Lorenz
对于一般门外汉来说,浑沌的概念带给他们的是一种完